「善春堂」系列产品进行一对一「话术」训练

在进行「善春堂」系列产品的销售时,颜未来采用微商通用的竞价排名模式:针对每一种产品设立一个销售小组,有专门主管进行管理此外,对销售一线的「客服」进行话术训练,与潜在客户一对一」对聊」。

重案组37号获得的员工培训手册显示,按照公司规定,客服在接单前,需要先了解客户需求,随后在聊天中,将话题引到产品上。在这一过程中,客服人员不仅要强调产品效果,还要利用客户的恐惧心理,进入「放大痛苦阶段」,强调不使用「善春堂」产品的后果。

以「善春堂痔疮精油」这一款产品为例,客服会着重强调,这是一款「纯植物提取」的精油产品,当顾客提及产品价格昂贵时,对应的「标准回答」通常是, 「市面上的便宜产品只能长期抑制痔疮,对身体不好」,暗示上述产品可以彻底摆脱痔疮,不复发。如果客户持续表现出犹豫,客服人员则会以痔疮「越拖越严重」,「长期便血会引起贫血,皮肤湿疹,肛门功能失常」,「久拖增加癌变几率」等话术,积极推荐客户购买。此外,客服人员还承诺,如果没有效果,可以免费补发一疗程产品或者退货。

上述前客服人员介绍,按照公司规定,在向客户推销产品时,不能出现「药品」字样,也禁止以「药物」名义进行销售,「这一点管理很严,因为这些(产品)实际上也不是药,所以不能说在『卖药」』。

颜未来的女友赵冉说,颜未来所有通过网路销售的「善春堂」产品,主要由三家公司生产,均为消毒卫生用品。三家公司在未改变以往产品配方及生产工艺流程的情况下,为颜未来贴牌生产。

三家公司分别为:河南新野田昊药业公司主要代工生产善春堂「濞舒适精油」,山东朱氏药业生产善春堂「痔疮抑菌液」,「根必治痔疮液」,山东滕州百家好生物科技公司生产「本草狐臭散」等产品。

赵冉称,上述企业均为具有生产资质的厂家,并具有所生产产品的配方和工艺,贴牌后可进行销售。其中,河南新野田昊药业于2014年9月30日取得“消毒产品生产企业卫生许可证“,山东朱氏药业于2015年1月也取得上述许可证。

重案组37号看到,颜未来一案所涉产品的包装上,也均有相应的许可证号。以涉案数量最多,总价最高的善春堂「痔疮抑菌液」为例,其证号为「鲁卫消证字(2015)第1603号」。

▲被指为“假药”的痔疮抑菌液。图/新京报记者王煜摄
朱氏药业一名工作人员告诉重案组37号,上述产品为朱氏药业持有的配方,并在工厂内生产,可接受重新包装和贴牌销售,「是消毒产品,不是药品。 」其透露,「善春堂」品牌所售产品,也是对方直接采购,在厂区内重新贴牌包装后发货。

山东省菏泽市卫计局提供的信息显示,朱氏药业生产的「肤润洁」皮肤抑菌液,痔疮抑菌液有卫生安全评价备案。

作为消毒产品,「善春堂」系列产品进价低廉,实际效用较低,但与此同时,其对人体的伤害也小。也正鉴于此,颜未来选择推广销售这些产品。

参与办案的苏州市公安局相城分局北桥派出所警官杜益民说,以此前颇受欢迎的「鼻净通」为例,经过鉴定,这一产品实际并不含有治疗鼻炎所需要的药品成分,「但是也没有什么副作用」。

相城警方称,通过「公司化」的运作,逐渐扩张的「保健产品」种类,极其低廉的制作成本,带来巨额利润。颜未来销售的各种产品的成本,都是十余元到二十多元之间,销售时,价格则达到数百元至上千元,利润在10倍以上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